罅隙

他不愿意让小王子看见自己哭泣。
他曾经是那么高傲的一朵花。

这个意思是,你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很好。


这很强势。


这很网瘾。





#爱对了cp大年每天都过#

壮志骄阳(4)

文/罅隙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检查你也得给我写上一份。”尹毓恪忽然语气一变,之前的氛围全没了。

“这……”贾昱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没关系的,他们也逃不了。并且我会告诉他们,这是你的心意。”尹毓恪笑得分外亲切。

“尹队饶命!”贾昱欲哭无泪,拼命地晃着尹毓恪的手臂,企图唤醒这个铁石心肠的人。

“不说也可以,你得多写一份。”

“好。”,贾昱咬着牙应道。

于是杨梓鑫和洪雨雷一来到监控室,就看到了如地主又收了黑心钱般,神采奕奕的尹毓恪,和一脸苦逼宛如受了压榨的中下贫民的贾昱。

“各位辛苦了,先好好休息。”尹毓恪拍了拍审讯无果,垂头丧气的两人。

“可是……”杨梓鑫不甘地抬起头,想要再说两句。

“休息时间,不许再说案子!”

尹毓恪作为警局最年轻的队长,其团队之优秀自然与他的带队方案分不开。

“像狗一样地玩,像疯子一样地工作。”——这句口号在也算得上是闻名警局了。

对于这个口号,赵英博表示,人在座上坐,锅从天上来。

尽管尹毓恪有十分努力地鼓动气氛,然而案子卡在这里停滞不前,实在是让人难以释怀。

为了体恤队员,尹毓恪还把最难熬的凌晨三点到五点留给了自己。

出乎意料的是睡神赵英博居然主动提出要和自己一组。

尹毓恪没拒绝,他知道赵英博不想一个人去监视。

又是一个与行军床为伴的夜晚,尹毓恪已经快忘了躺在自己舒适柔软的公主床上是什么滋味了。

二点三十分。

尹毓恪小心翼翼地起身,生怕饶了还在熟睡的人。

他打算先去用冷水洗把脸,然后再慢跑十分钟,以保证自己接下来的清醒。

因为清楚赵英博此刻已经还在和周公会面,于是尹毓恪放心大胆地往过去——刚好与对方清亮的目光相撞,被吓得魂飞魄散不说,差点没一嗓子吼出去。

赵英博迅速起身,用眼神示意尹毓恪去外面说,活脱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你说作为一个父亲,能够这么心狠手辣地杀掉自己的妻女,还这么冷静。这次的案件远远没有表面简单。”

走廊里惨白色的灯光打在赵英博分明的棱角上,而此时的认真又为他平添了几分帅气。

即使如此,尹毓恪还是没忍住先抽这丫的:“醒来了不说起?瞪着眼睛专门为吓人是不是?我看你又找打了!”

赵英博低声嘟囔道:“也不知道怪谁先要看……”

“你说啥?再大点声!”

“错了,我错了。”

……

两个人一路打闹到审讯室前,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压力像是一锅煎好的,滚烫的油,不由分说地从两人地头顶浇了下去。

当他们穿上这身警服的那一刻,他们的痛苦与快乐就注定要与一个个受害人,嫌疑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整个过程很不顺利。

本来尹毓恪是想从精神方面打垮对方,在进行下一步动作。

事与愿违,男人阴森森的目光盯着他的时候,那是一种被蛇盯上的不适感。

尹毓恪甚至偶尔会产生出,对方下一秒可能会“嘶嘶”地吐出信子的错觉。

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内,赵英博的怒火已经被彻底点燃了。

所幸他也不是刚刚从警校出来的毛头小伙子,不然尹毓恪可以保证他家狗子此时此刻一定已经冲上去揪起那人的领子,并质问他怎么能心狠手辣到这个地步?

毕竟,赵英博是个极为感性的人。

在这个方面尹毓恪绝对无法多说什么,他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唯有一点放空自己的能力好一些。

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尹毓恪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他承受着来自身体和神经的双重疲惫,凭借最后一点精力想到——最晚到明天下午,再耗下去无疑是损伤自己人的精力和动力。

再下一秒,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

尹毓恪只愿自己有坚持到躺会行军床上,在地板上在睡一觉绝对是另一种自虐。

第二天,叽叽喳喳的喧闹声唤醒了几乎是睡成重度昏迷的尹毓恪。

“尹队,外面有一个法拉利男找你。”

“看看我们尹队这艳團福不浅的,上次还有路虎男来找。”

“去你的,少给我扣帽子。什么路虎男,那是七哥好不!”迷迷糊糊的尹毓恪一边反驳,一边在心里搜寻法拉利男的人选。

不一会儿,一个名字浮上心头——好像是王什么来着,王南钧?





我是一个经不起压力的人,鞭策使我停滞不前

所以小可爱们就不要催更了好吗

有时间我就会更新的【发誓】

爱你们😘

【链接见评论 请不要在视频里过分刷cp】

我才不会说为了挽救渣画质,我挑滤镜挑了一个小时╮( •́ω•̀ )╭

两个人真的是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哎

我很满足

生活中不是缺少糖,而是缺少发现糖的眼睛——罅·对不起罗丹乱改了您的句子·隙

就……
觉得我疯狂刷图不太好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写文纯属一时冲动
我很清楚,我的初心就是喜欢看王南钧和尹毓恪一起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
仅此而已

私心把合唱放到了最后

也许他们俩之间的声音不是最合的,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最能触动我的

合唱之不易,并不需要我赘言了

有生之年,幸能相逢

在这个夏天,你们能够遇见彼此,我能遇见你们,真的是幸事一桩

【合照糖详解】

p1  搭肩

p2  下蹲

p3   抱紧紧

p4  恪恪:哎呀呀太紧了我要蹲不住了

p5   happy end

p6  (附加糖) 请问尹毓恪在看谁需要探身看?

【无奖问答】
请问是谁为手里有话筒的尹毓恪支起了话筒?
提示:请仔细观察这袖子,这美手!

#这不是演习,屠狗正式开始#


p1  敢问王南钧,您已经离尹毓恪本人这么近了,还要这么侧目盯着看哦?

p2~p3  从嘴型可以看出这两位已经开聊了(工作时间不可开小差)

p4  清晰地证明我们王南钧同学已经达成了每日的搭肩任务(n/1)

p5~p7   喂喂喂,请问两位是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