罅隙

他不愿意让小王子看见自己哭泣。
他曾经是那么高傲的一朵花。

阿彬,生日快乐!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今天已经是喜欢你的第一百九十四天了,记得几个月的我还在为你惴惴不安着,看到网上有人说你的运势在下半年才转好,急得差点要哭出来。

那时的我真是顶蠢了,不过,也并不耻辱,因为你是顶好顶好的人,会让人情不自禁地为你牵肠挂肚呢,哪怕是那种很蠢很笨的牵肠挂肚……

记得你之前发过一个小视频,是你在街边踢足球,你说,可能只有在自己的小世界,才会如此之宁静吧。

视频很暗,你带着口罩,我都看不清你的帅气的脸,可是我能那么清楚地感觉到你的放松,你的快乐。

那个视频真的不是我在吹彩虹屁,我大概看了快有上百次吧。

发糖是个蠢女孩,她最不喜欢做的是就是想以后,可是那天,她一夜无眠。

她想,在自己的小世界的郑锐彬太迷人了吧。

阿彬是很有能力,很有魄力,更有魅力的人,你值得很多人去狠狠爱你。

从开始到现在,我从不质疑,关于你是适合走花路的人这件事。

如果说,真的有一天阿彬成为了大明星,还有机会在大街边开心地玩足球吗……

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太准,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

发糖不会管饭圈,也不听流言蜚语。

她只跟着郑锐彬走,她支持你的每一个选择。因为她很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最后的最后,希望阿彬心想事成,每天都能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开心的那种!

【彬廷】热症(上)



文/罅隙




“写完作业没有?我和你爸出去一趟,别出去野啊。”

“写完了。”朱正廷盯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绝代双骄》头也不抬地应道。

其实作业还在书包里躺在,包都没有被打开过。

朱正廷也和黄明昊范丞丞约好了,他们本来应该四点半就“恰巧”路过他们家的。

可是现在已经快五点了,朱正廷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只希望一会儿这两个人能找个好借口。

这时院门外传来些不同的响动。

朱正廷二话不说冲了出去,趴了好久的大黄狗也被这动静吸引了,摇着尾巴也跟着出去看热闹。

不是黄明昊,也不是范丞丞。

经过的是一个黑发的男孩,骑着二八大杠,微风吹起他的衣摆。

很好看。

人很好看。

二八大杠很好看。

白衬衫的袖子被挽到小臂很好看。

露出的精瘦的肌肉的线条很好看。

冲出去的朱正廷一时忘记了闪躲,对方只能慌张地紧急变换方向。

黑发男生的帅气潇洒登时烟消云散,他晃晃悠悠地与朱正廷擦身而过,没走出两米摔了个人仰马翻。

偏偏受害者没有一点维权意识,回过头看了眼朱正廷这个“罪魁祸首”,竟然逃似的抓起车把就跑远了。

不远处传来黄明昊的声音。

“朱正廷,快出来!我偷车养你啊!”

“傻子。”

朱正廷“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谁。

黄明昊和范丞丞小心翼翼地伸着着脖子刺探军情,看着大魔王没发怒这才大着胆子走了过来。

“喏,朱正廷。飞鸽牌,见过没有?”黄明昊骑着车子在朱正廷身边转了一圈,表情好不嘚瑟。

“你差不多点!你怎么不说说我给你贴进去多少钱?”跟在后面范丞丞不甘心地喊道。

朱正廷看看发亮的自行车,心里却总是不断地回忆起刚才的种种画面。

大概还是因为人好看吧。

一旦这个想法冒了头,朱正廷就再也压不住了,热意一点点地在他的身体里燃起来。

而刚才吹动男生衣摆的微风也不再来了。

“走吧,我热了,请你们喝北冰洋汽水。”朱正廷突然提议道。

尽管没有听到朱正廷对自行车的夸奖,但是有饮料喝总是好事,黄明昊二话不说就应下了。

另一边的范丞丞恃宠而骄地道:“我还要再来一根小豆丁冰棍。”

“嗯。”朱正廷毫无灵魂地点点头,只想把身体里这股子泛着邪气的热压下去。

没一会儿,北冰洋汽水有了,范丞丞得意地去取小豆丁冰棍。

黄明昊本是不想吃的,一看范丞丞那个样儿忍不了了,他单腿支着车子,气定神闲地道:“他有,我也得有。”

“幼稚。”范丞丞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大力地又从冰柜里捏起一根冰棍。——那冰棍立刻变了形。

这一切被黄明昊尽收眼底,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反正到最后肯定不是他吃被捏坏的那根就对了。

朱正廷急着喝汽水,也并不在意这几个钱,任凭这两个人闹。

泛着气泡的甜味液体带着凉意,本是这盛夏最佳的消暑圣物,却在朱正廷几个仰脖之间便见了底。

黄明昊刚想出言说他两句,忽然发现朱正廷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他怎么会热成这个样子?

黄明昊暗自腹诽。

喝了汽水也不解热,朱正廷解开自己衬衫的前两道扣子。

他开始后知后觉地想道,那人的白衬衫应该被弄脏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面了。





又一个假期匆匆地离开了朱正廷,它迈着快步,一溜烟地消失不见。

怎么过去的?

朱正廷也没什么感觉。

只是此刻他觉得格外沉重。

因为明天就要开学了,可是黄明昊居然现在还没有把假期作业送过来。

或许也因为,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男生了,那个傻傻的,骑二八大杠的男生。

仿佛那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犯了癔症的产物似的。

说不出哪一个更让人沉重,心烦意乱的朱正廷只盼着范丞丞这次也可以一如既往地犯懒,他俩明天好一起做没写完作业的难兄难弟。

直到距朱父朱母下班还剩半个小时的紧急时刻,黄明昊这才姗姗来迟。

好在黄明昊知道若是自己这次不救朱正廷于水火之中,对方必死无疑。于是应下了替他写一些查得不算特别严的作业。

朱正廷深感欣慰,拉住黄明昊的手情真意切地表示,往后一定不会亏待这救命之恩。

黄明昊潇洒地挥挥手:“别说这个,用不着。不过你怎么又出汗出成这个样子?”

即使黄明昊不说,朱正廷也明白现在的自己像是刚刚从水里面被捞出来似的。

“……我也不知道啊。”朱正廷挠挠头,“不说了,要不然我真的写不完了。”

其实朱正廷是清楚的,还不是因为那个男生。

“哦~”黄明昊拉长调子应道,“那我走了。”

明明黄明昊不会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朱正廷还是莫名其妙地心虚起来:“明天见。”

晚上朱正廷害怕被父母发现自己又没写完作业,硬着头皮等到二位都睡下了才敢开工。

一直补到天蒙蒙亮,快活了一个假期的朱正廷才明白了被窝是最温暖的归宿。

朱正廷一觉醒来,天色大亮,他眯缝着眼睛去看表,当即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迟到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朱正廷跑一会儿,停一会儿。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破罐子破摔,还是再加把劲儿少迟一些。

无论如何,迟到是铁定的事。

不过没写完作业才是大罪。

身兼两罪的朱正廷瘪着嘴,觉得自己现在怎么着都不对。

“叮铃铃……”车铃声在朱正廷身后响起,不过他也顾不上管,只是走得更靠边一些。

半晌,他才意识到并没有车子从自己身边路过。

朱正廷诧异地回过头,男生欲言又止的样子立刻暴露无遗。

“就,要我帮忙吗?”被发现的男生挠挠头,仿佛需要帮助的人是他似的。

“……你哪个学校的?我月华的。”朱正廷犹豫了片刻,还是心动了。

“我一中的,顺路。上车吧。”男生笑笑,用大拇指一指后座道。

“是吗?那麻烦你了!”朱正廷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但是奈何形式所迫,不得不厚脸皮一次。

“走了哦?”

“嗯。”

朱正廷抱着书包凌乱地点点头,平日里要是黄明昊或者范丞丞,自然是他怎么舒服怎么来。

可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把手往哪里放。

“你搂住我的腰,我骑快点。”男生似乎看出了他的为你,提醒道。

朱正廷小心翼翼地用手扶住男生的腰,两个人的皮肤只隔了一层校服上衣,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属于对方的热度。

朱正廷觉得自己头上又开始冒汗了。

男生腰很细。

他很瘦,但绝不是羸弱。

是那种精瘦的类型。

不经意间又回忆起那天看到的男生的手臂线条,朱正廷觉得这人像个小豹子,仿佛身体里隐藏了许多力量。

就在胡思乱想中,已经到了学校。

朱正廷来不及多言,拎着书包就往学校门口冲:“同学,多谢啦!”

“唉!”郑锐彬一低头边看到了脚下一枚闪亮的团徽,他想要出声叫住对方,但又鬼使神差地闭了嘴。

指不定能靠这小家伙再见一次呢。

郑锐彬认真地把团徽收进了自己胸前的口袋里。

朱正廷蹑手蹑脚地走到班门口,本来已经准备好了面对疾风骤雨,没想到老师居然不在。

他赶紧溜了进去,悄悄去问黄明昊怎么回事。

黄明昊说算他幸运,老师已经检查完作业了,没写完的现在都在办公室被训着呢。

朱正廷又顺嘴一问:“一中在哪儿啊。”

“就……”黄明昊正准备说,突然想起来朱正廷是个路痴,“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我想知道在不在一条路上。”

“一个路南一个路北,你说呢?”

“啊?!!!”


【彬廷】过火(3)

文/罅隙





范丞丞压电话压得太快。

郑锐彬再度看向手机屏幕的时候,已经退出到了朱正廷手机的主界面。

无意间瞥到朱正廷的锁屏,他的心不禁跟着一抽。——是他和他的舞团的合影。


郑锐彬记得朱正廷曾说过,他觉得身边的人,终归是会离去的。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傻瓜,不要乱想。”

还是“我不会离开你。”

无论哪一种回答到现在看来都像是个年少轻狂的冲动产物。

而那些沉甸甸的爱意最后也在时间的摧残下,变成了不值一提的笑话。

在他们分手之后,朱正廷面临过多少次的分别,又和多少人说了那句令人既怜惜又难过的话呢?

郑锐彬很想阻止自己这种无异于自虐式的胡思乱想,可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因为对方是朱正廷。

所以自己才会一次又一次逾矩。

明明知道危险却还是忍不住在学生会聚餐时偷偷地拉住他的手。

明明知道有很多方式阻止他说话还是忍不住用亲吻的方式。

明明知道幼稚还是忍不住向他的朋友证明自己的存在。

可现在郑锐彬是郑锐彬,不再是朱正廷的男朋友。

如果硬要扯上些关系,也不过是有个朱正廷的前男友,这般难听的称呼罢了。

他已经没有立场去做这些任性的事情了。

手中的手机瞬间变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告诉着郑锐彬自己刚才又多么冲动。

郑锐彬此刻宛如一个等待被凌迟的犯人,朱正廷的任何一句话都将会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自己现在已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反正已经痛了这么长时间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的。

郑锐彬如是安慰自己道。

“送我回家吧,我累了。”朱正廷从郑锐彬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机,疲惫地靠上车窗玻璃,报出一个地址。

他对刚才的事不做任何评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郑锐彬半晌才反应过来,忙送不迭地在导航里输入地址。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过去朱正廷常夸郑锐彬温柔,可是郑锐彬一直都想反驳,你才温柔。

即使是面对前男友如此过火的行为,他也害怕对方陷入窘态,温柔地留了一个台阶让自己下。

朱正廷总是爱惯着别人的,所以经常有人分不清什么是善意什么是爱意。

学生时期郑锐彬一度生气于朱正廷太过温柔,更气犯傻的人没有自知之明。

如今,他自己反倒成为了个不明白的,到底是善意还是爱意?

哪个他都不敢确定。

郑锐彬深深的羡慕起黄明昊范丞丞他们,如果可以被身边这个人狠狠打一拳就好了。

不,他当然不是受虐狂。

准确地说,他想朱正廷想哭的时候就在自己面前痛快地哭,想笑就在自己面前大声地笑,生气了就直接来打他发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保持着一个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

天知道他开得有多慢,自刚才的事件后,郑锐彬反而大胆起来。

他也不怕朱正廷戳破自己这点小九九,他怕朱正廷发现不了。

大概过了快四十分钟,郑锐彬才把朱正廷送到小区门口。

“辛苦了。”朱正廷拍拍郑锐彬的肩膀,打开车门。

“没事。”郑锐彬摇摇头,心中却恨刚才没有再多兜几圈。

“那我走了,今天谢谢你了。”

“再见,晚安。”

郑锐彬目送着朱正廷离开,恍惚间回到了以前,自己目送朱正廷的离开,心里却已经打算好了两个人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可是这次,郑锐彬不知道,也不敢想,两个人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这时,走到远处的朱正廷突然扭过头,又冲着郑锐彬走过来了。

郑锐彬看着朱正廷一步一步地靠近,仿佛对方每一脚不是踩在地上,而是踩在了自己的心上。

“我不太想欠人人情的,要来我家喝杯茶吗?我猜你应该能懂我的意思。”

朱正廷的微笑一如从前般,怕是蜜糖还要甜上几分。

即使那蜜糖里淬了毒也会有很多人甘之如饴吧。

郑锐彬一边感叹着自己平生最激烈的心跳都给了眼前这人,一边也不得不承认。

这真是一个致命的邀请。

花样年华中,周慕云在吴哥窟的石壁上,对着洞口倾诉,然后一把泥土,封住了全部的秘密。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你越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反而记得越清楚。

那么那个彬呢,不经意间地点赞也好,看似巧合地拥抱也好,无时无刻地关注也好,是故事的开端吗?

“上帝四次三番再愚弄。”

他开始和他的弟弟们熟悉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到头来,竟然只剩下他了。那么多次的舞台,一次合作都没有。

中戏和上戏,两个副c位,一次次擦肩而过。或许他也失望过。

他和他还是有交集了,番外花絮中狮子座男孩的热情化作了羞涩,我想,比起那些明晃晃的大糖,还是慌乱的眼神,手足无措的模样更让我心动吧。

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他走向他,小心翼翼地搭上他的肩。

凌晨两点半,他没有和同伴一起走,而是放慢了脚步去等他,是恰到好处的距离。

隐忍,克制,暧昧,没被捅破的窗户纸。

无论想要忘记还是不想忘记,都在这个夜晚清晰起来。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带我走。”

彬廷之间的情愫一如王家卫的电影,那些画面,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住。

这份若即若离,隐忍克制的美感,唯彬廷独有。




【彬廷】梅子青青(8)




文/罅隙






路已经走到一半的时候,范丞丞忽然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朱正廷这两天是不是胖了?”

“是啊,他还不是一直跟个杆儿似的……等等,啥?你说他胖了?”黄明昊下意识地应道,说到一半吓了一跳,“你有病吧,范丞丞,他什么时候胖过。”

“就刚才啊……”范丞丞挠挠头,努力回忆道,“当时医务室里那个被窝里好大一坨……”

“你别是吃饺子吃的上了头。”黄明昊都懒得翻范丞丞一个白眼,“先别说他,倒是你,我发现自从这次你回来之后,就一直不对劲。”

范丞丞大惊失色,差点没在平地上摔一跤,却还不得不装作没事地应道:“哪,哪里不对劲啊。”

“我以为你自己心里清楚的。”黄明昊目光如炬。

“什么啊……”范丞丞越说越没底气,但是心里却生出一股暖意,没想到黄明昊这么关注自己。

有个这样的兄弟,做个b也光荣啊!

“你少说胖了有二十斤吧。”黄明昊无情地道出实情。

“呵,呵。”范丞丞心中腹诽他就知道黄明昊果然不可能那么贴心,反击道,“你说的时候也收收自己的双下巴。”

比起这两个人的吵闹,医务室里静地有些可怕。

朱正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眼前的alpha凑上去,露出自己的后颈。

那里有一块屏蔽贴,或许是由于出汗的原因,有一个角翘起了边,微弱的梅子味信息素被朱正廷捕捉到了。

难怪刚才两个人一个被窝都没有郑锐彬的信息素味。

也难怪每次靠近这个alpha不会有半分的不适感。

朱正廷哭笑不得地问道:“你还是个alpha吗?”

“正因为我是,我才这样做。这是我作为一个alpha,对omega的尊重。”

也是郑锐彬对朱正廷的尊重。

郑锐彬在心里补充道。

朱正廷呆呆地看着郑锐彬,这位标兵今天给他了太多的惊喜。

哪个alpha不会装模作样地说一句AO平等,可只有郑锐彬真真正正地这么做了。

哪个人不会装模作样地喊一句向雷锋同志学习,可也只有郑锐彬每天认认真真地在做好事。

这位全团的标兵一直都很与众不同。

平日里听说到郑锐彬的与众不同,只会让朱正廷更加尊敬这个人。

而今晚切实感受到的与众不同,却让他的心跳加快了。

脖子上传来微凉的触感,打断了朱正廷的思绪。

郑锐彬在替他贴屏蔽贴,而他动都不敢动。

太近了。

只要一侧头,大概就可以吻到这位标兵的脸了。

郑锐彬的动作规矩得很,不像有的alpha一看就不怀好意。

可是对方认真的眼神却让朱正廷不得不萌生出一种被撩了的错觉。

“以后你也要自己贴好,不许再让别的任何一个alpha对你负责,知道吗?”郑锐彬严肃地嘱咐道,藏在袖子里的手却紧张地发抖。

“好。”朱正廷乖乖地点点头,“郑标兵,今天我算明白了,你可真是全军的楷模,无欲无求的圣人。”

谁说我无欲无求?

我想入党。

我想上大学。

我想对得起身上这身军服。

我也想要在你身上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

可比起以上的事情,我更想等你来喜欢我,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这些在心里反驳的话,郑锐彬一个字都没说。

郑标兵可是实干派,花言巧语都是二流子干的事。

【彬廷】梅子青青(7)


文/罅隙




郑锐彬迷茫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朱正廷,一时分不清这是又一个梦境还是党组织给他的考验。

“你,给我进来。”朱正廷下了床,不由分说地拉住郑锐彬的手腕,把他塞进了被窝。

然后他自己也钻了进去,拉灯盖被两不误。

朱正廷的信息素再度将他笼罩,这一次依旧是那股清新的小麦味,不过这一次似乎更让人安心。

郑锐彬不敢再多想了。

而谁能想得到现在的情况是他一个一米八五的alpha正伏在一个omega的胸口呢。

郑锐彬的手腕隐隐发痛,他不由地想起之前看到朱正廷打范丞丞仿佛很大力的样子。

原来他并不是一个柔弱omega,而是真的很有劲儿。

明明范丞丞和黄明昊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可是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如鼓声般“嘭嘭嘭”地响个不停,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格外清晰。

“啊,什么东西啊,硬硬的!”朱正廷不知道摸到了哪里,小声惊呼道。

“没事,是我的胳膊。”郑锐彬出言安慰道。

“没想到啊,郑标兵,平时真没有看出来。”朱正廷感叹道。

郑锐彬只能庆幸现在朱正廷看不到自己,要不然这仿佛烧着了的耳朵一定能把自己那点晦涩的心事暴露个干干净净。

“说起来,我好像……也摸到了硬硬的东西。”郑锐彬一时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哦,是我的腹肌。”朱正廷回答道。

“我十二岁练好的。”他又轻描淡写地补充道。

可能是因为朱正廷的话,也可能是因为被子里太闷。

总而言之,郑锐彬两眼一黑。

“……他们来了没有啊。”朱正廷情不自禁地将手一抓一抓的。

“我也不知道……”尽管隔着一层衣服,郑锐彬还是觉得那只手像是在他的心上抓挠一般。

痒。

“黄明昊,你说说我咋能这么惨。一回来就摊上这事!……哟!看看咱们朱正廷这人气,保温桶都已经有人给送上桌了!”

如果说开门声让被窝里的两人呼吸一滞,那保温桶这三个字基本上是判了死刑。

因为全军仅此一位,他的保温桶上印有红字写的特此奖励郑锐彬同志。

而这位神圣不可侵犯的大标兵,现在就在朱正廷的被窝里,一旦被发现,就是乱搞AO关系的大过。

那他朱正廷就完了,侵蚀标兵这罪名,他怕是这辈子都洗不掉了。

朱正廷从未如此卑微地恳求过这两个小混蛋,但是现在他认真地想,如果躲得过这一劫,他愿意天天受俩人欺负!

“你没看他还睡着呢么!能不能长点心,赶紧放下东西走人,一会儿让逮了再牵连他,你负责是不?”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眷顾,机智的温州人竟然也没有发现这个秘密。

“不敢不敢。”山东人今天也被怼得无话可说。

紧接着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走,了,没,有。”朱正廷用口型问郑锐彬。

“可能还没有走远吧……”郑锐彬盯着朱正廷的嘴唇一闭一张,心猿意马地应道。

“那他们万一回来怎么办啊……”朱正廷急了。

“我们贴近一点。”郑锐彬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一沉。

天真的omega听话地用手挽住自己,他的头微低,腺体毫无防备地暴露在郑锐彬的眼下。

只要那么一点点冲动,他就可以标记这个全军最受欢迎的omega。

在这个相传牵手都有可能怀孕的年代,即使是暂时标记都会是天大的事情了。

可是,郑锐彬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朱正廷才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于是松开了手,掀起了被子:“郑锐彬,没想到你……”

可郑锐彬看起来像是发呆似的,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难不成是自己错怪了他?

朱正廷灵机一动,猜到是他们老实巴交的标兵没碰上这种事,开始后怕了,便大大方方地安慰道:“你放心,我不逼你对我负责的。”

“我不用对你负责的。”

这一次,朱正廷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回答。

你好,我的男孩。

从今天开始,就是22岁了呢。

我已经好久不对生日有所期待了,但是因为是你,所以“生日”的意义于我来说突然与众不同起来了。

不知道你觉得21岁和22岁有什么不同,但是我已经决定好了,要比爱21的岁你,更加更加的爱你。

学生时代没写作业恰逢检查的是我,大型考试涂错答题卡的是我,一群人出去唯有一个人被偷的也是我,种种惨象我不愿一一列举,只捡几个没那么心痛的说说。总而言之,我从来不是一个幸运的女孩。

那么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发现了你吧。

第一期,你说出那句:“我们已经不是当初可爱又稚嫩的我们”的时候,我就有一点心动了。

短短几秒被我魔怔般地反复了十几次。

是的,你不可爱,可我想要爱你了。

我无聊平淡的日子被你点燃了,我不再浑浑噩噩,生活也变得多彩起来。

这段时间大概真的是我人生中最绝望最无奈的一段时光吧,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会有一脚踏空的失重感。

我一向胆小懦弱,我几乎每天都在胆战心惊地问自己,我可以吗。

喜欢你之后,我本来就少的可怜的时间再一次被压缩到极致。

明明更累了,可是身边的所有人都在说,我变了。

我不知道何时起,我可以吗变成了我可以的。

可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你很优秀,这点毋庸置疑。

可惜我打一开始也并不是冲着这些。

我喜欢你,只因你是朱正廷。

我想抱抱你,想说一句你辛苦了。

你真的很值得被爱。

这一次,咸鱼也要因你有不腐烂的自尊了。

那就让我们一起向未来拼命冲刺吧!

【彬廷】郑先生和朱先生



文/罅隙





隔壁搬走快三个月了,直到这几天才听房东太太说,要来人了。

这次搬进来的是一对小年轻,一位姓郑,一位姓朱。

毕竟还不算太熟,于是我们称呼他们为郑先生和朱先生。

郑先生是个公务员,朱先生是个舞蹈老师。

我们这小区称不上高档,周围菜市场倒是不少,尽管生活起来方便,但是似乎与这两个人的风格并不匹配。

房东阿姨是个嘴里兜不住话的,便问郑先生为什么不去高档小区,反而来了这里。

没想到一本正经的郑先生笑着看看身边的朱先生,答道:“养猪方便一点。”

房东阿姨没反应过来,脸色大变:“再怎么说咱们这儿也是被评为了市级文明社区!养猪可不行。”

红了脸的朱先生听话地点点头,忙送不迭地道:“郑锐彬这个人就爱说胡话,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我们绝对不养猪。”

郑先生一边笑一边接过了话茬:“对,我们也不吃猪肉。”

朱先生一技眼刀过去,郑先生便不说话了。

房东阿姨又叮嘱了几句话,才交出了钥匙。

没过一会儿,忽然传来响亮的一声“啪”,猜得到可能是郑先生又说错了什么话,所以挨了打吧。

我们也不想这么八卦的,但那声音好大,楼道里的声控灯都亮了。

紧接着又是“哒哒哒”的声音。——大概是羞愤之极的朱先生跑回家的声音。

直到关上房门,朱先生才敢放心说话,因为这地方的隔音实在是太差了。

“真的不能养猪啊?小猪猪都不可以吗?”语气里是难掩的失望。

“当然不能了。”郑先生严肃地回答道。

“凭什么啊?猪猪做错了什么?”朱先生有小情绪了。

“因为家里已经养了一只猪了。”郑先生俯下身,亲亲朱先生的额头。

“你还说!看看你刚才都说的是什么话!”朱先生开始算起后账来。

“可是我就是不吃猪肉啊。”郑先生答得十分严肃。

“也是……对了,一直没敢问你,你什么时候开始不吃猪肉的啊?”朱先生不禁问道。

“大概……是在大一那年,看到你抱着一只小猪,嘴里一直念念叨叨小猪好可爱之后。”郑先生努力回忆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起来了,你们那届明明不是回族,但是宁死不吃猪肉饿得差点晕倒的人是你吧。”朱先生笑得倒在沙发上爬不起来。

郑先生立刻红了脸,尤其是耳朵就像是烧着了似的,快要滴出血了。

他想要去捂朱先生的嘴,没想到对方突然抬起头来,特别认真地道:“郑锐彬,我好中意你。”

“应该是,鹅猴宗亿内。”郑先生温柔地纠正道。

【彬廷】过火(2)



文/罅隙




车上的气氛瞬间尴尬起来,让两个曾粉饰太平的人再一次回到了现实。

哪有什么善良学弟特意送一个醉酒的学长回家。

到头来还是得面对名为感情的烂账。

朱正廷由于此刻的凝重,越发难受起来。

“吐车上五百。”

你看,说郑锐彬这个人讨厌果然不假,他仿佛永远会比你更清楚自己,也永远能掐准他朱正廷的点。

朱正廷拼命不去想胃中翻滚的食物,如果郑锐彬不威胁他这一下,这点东西绝对是要交代出去了。

绿灯亮起,郑锐彬踩下油门,刚过了马路就把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朱正廷立刻冲出去,对着垃圾桶吐了个天昏地暗。

郑锐彬如影随形地下了车,一边揽着朱正廷的腰,怕他脱力跌倒,另一边轻轻拍着朱正廷的背。

朱正廷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喝了多少酒,只是觉得太难受了,仿佛能把胆汁都呕出去似的。

他的耳朵也一直嗡嗡地响,而郑锐彬的声音冲破了一切嘈杂。

“慢点吐。”

“别着急。”

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这个男人总是在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做最恰到好处的事情。

也不知道吐了多久,朱正廷觉得应该是吐不出来了,只是腿软得很。

这时郑锐彬突然放开了他,回车了。

朱正廷心里一凉,他没有回头,更没有喊住对方的勇气。

可嘴角却不禁勾勒出一个苦涩的弧度——原来你郑锐彬也会有一天收起温柔啊。

想象中发动机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郑锐彬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瓶水。

朱正廷下意识地接下来漱了漱口,随即打算把瓶子扔进垃圾桶。

郑锐彬拦住了他,拿过了瓶子:“伸手。”

朱正廷一脸迷茫地看向郑锐彬。

“你刚才不是用手撑过垃圾桶吗?我给你冲冲。”

朱正廷乖乖地伸出手,总是觉得郑锐彬好像哄小孩子似的口吻在和自己说话。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在被牵着鼻子走了!

都怪身旁的这个人太会了。

郑锐彬太懂得如何用温柔把织成一张网,你情不自禁地走进,当你反应过来时才会发现——原来那网早已密不透风了,而你也逃不掉了。

例如现在,郑锐彬正在递给他卫生纸叫他擦手。

烦躁就是一头被唤醒的小兽,在朱正廷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他随便擦了两下就把纸丢掉了。

郑锐彬看着他这般敷衍了事,轻轻地叹了口气。

回到车上,两个人也还是沉默。

“最近好吗?”郑锐彬用余光瞟到了朱正廷的坐立难安,于是先开口问道。

“好,特别好。”

郑锐彬一听到朱正廷这个语气,就猜到了接下来会发什么。

“你知道我和你分手之后,和多少个人上过床吗?”

可郑锐彬还是没忍住心脏都跟着一滞。

“我不想知道。”郑锐彬在心里拼命地祈祷着朱正廷可以就此打住,否则他并不能保证自己的自控力能有多好。

“你不想听,我想说……唔!”

不同于以往的轻吻,如疾风骤雨般侵略性的吻让朱正廷几乎难以招架。

很快,他有些呼吸不上来。

朱正廷再度头晕目眩起来,这一次却是因为自己作的。

他迷迷糊糊地想,我早就不可爱了,你也不温柔了,正好。

可是记忆还是不听使唤地往过去蹿,蹿到那一年郑锐彬连自己的手都不敢拉,自己一站到他身边去,那人大半个身子都僵硬起来。

没有了,那样的日子再也没有了。

于是还是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郑锐彬立刻停了下来,两唇分开时拉出一根暧昧的银丝。

“你还是不会用鼻子呼吸。”郑锐彬看着朱正廷,用陈述的口吻道。

朱正廷看着倒映在郑锐彬眼睛里的自己,像是个谎言被戳破的小孩。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间,朱正廷发现郑锐彬不知道什么时候勾住了自己的头。

不,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挡住了后脑勺——所以大概是在这个亲吻之前,害怕自己的脑袋撞上玻璃才这样做的。

他又错了。

朱正廷可以不可爱,可郑锐彬不会不温柔。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范丞丞的电话。

“喂,朱正廷你在哪儿呢?你说好不好笑,这帮人真以为我和黄明昊喝高了,居然说郑锐彬把你带走了。赶紧的,快说你在哪儿,我们去找你。”

朱正廷抓着手机,张了下嘴,没说出话来。

郑锐彬拿过手机,对着对面道:“是我,我把他带走了。”

最后,范丞丞好像是骂了一句什么,又好像没有,反正电话被挂掉了。

无聊去翻土呕各圈太太
惊现不少快男cp粉
几个月前还都有产出
所以
为什么总是磕同圈磕不了同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