罅隙

他不愿意让小王子看见自己哭泣。
他曾经是那么高傲的一朵花。

【彬廷】过火(2)



文/罅隙




车上的气氛瞬间尴尬起来,让两个曾粉饰太平的人再一次回到了现实。

哪有什么善良学弟特意送一个醉酒的学长回家。

到头来还是得面对名为感情的烂账。

朱正廷由于此刻的凝重,越发难受起来。

“吐车上五百。”

你看,说郑锐彬这个人讨厌果然不假,他仿佛永远会比你更清楚自己,也永远能掐准他朱正廷的点。

朱正廷拼命不去想胃中翻滚的食物,如果郑锐彬不威胁他这一下,这点东西绝对是要交代出去了。

绿灯亮起,郑锐彬踩下油门,刚过了马路就把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朱正廷立刻冲出去,对着垃圾桶吐了个天昏地暗。

郑锐彬如影随形地下了车,一边揽着朱正廷的腰,怕他脱力跌倒,另一边轻轻拍着朱正廷的背。

朱正廷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喝了多少酒,只是觉得太难受了,仿佛能把胆汁都呕出去似的。

他的耳朵也一直嗡嗡地响,而郑锐彬的声音冲破了一切嘈杂。

“慢点吐。”

“别着急。”

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这个男人总是在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做最恰到好处的事情。

也不知道吐了多久,朱正廷觉得应该是吐不出来了,只是腿软得很。

这时郑锐彬突然放开了他,回车了。

朱正廷心里一凉,他没有回头,更没有喊住对方的勇气。

可嘴角却不禁勾勒出一个苦涩的弧度——原来你郑锐彬也会有一天收起温柔啊。

想象中发动机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郑锐彬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瓶水。

朱正廷下意识地接下来漱了漱口,随即打算把瓶子扔进垃圾桶。

郑锐彬拦住了他,拿过了瓶子:“伸手。”

朱正廷一脸迷茫地看向郑锐彬。

“你刚才不是用手撑过垃圾桶吗?我给你冲冲。”

朱正廷乖乖地伸出手,总是觉得郑锐彬好像哄小孩子似的口吻在和自己说话。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在被牵着鼻子走了!

都怪身旁的这个人太会了。

郑锐彬太懂得如何用温柔把织成一张网,你情不自禁地走进,当你反应过来时才会发现——原来那网早已密不透风了,而你也逃不掉了。

例如现在,郑锐彬正在递给他卫生纸叫他擦手。

烦躁就是一头被唤醒的小兽,在朱正廷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他随便擦了两下就把纸丢掉了。

郑锐彬看着他这般敷衍了事,轻轻地叹了口气。

回到车上,两个人也还是沉默。

“最近好吗?”郑锐彬用余光瞟到了朱正廷的坐立难安,于是先开口问道。

“好,特别好。”

郑锐彬一听到朱正廷这个语气,就猜到了接下来会发什么。

“你知道我和你分手之后,和多少个人上过床吗?”

可郑锐彬还是没忍住心脏都跟着一滞。

“我不想知道。”郑锐彬在心里拼命地祈祷着朱正廷可以就此打住,否则他并不能保证自己的自控力能有多好。

“你不想听,我想说……唔!”

不同于以往的轻吻,如疾风骤雨般侵略性的吻让朱正廷几乎难以招架。

很快,他有些呼吸不上来。

朱正廷再度头晕目眩起来,这一次却是因为自己作的。

他迷迷糊糊地想,我早就不可爱了,你也不温柔了,正好。

可是记忆还是不听使唤地往过去蹿,蹿到那一年郑锐彬连自己的手都不敢拉,自己一站到他身边去,那人大半个身子都僵硬起来。

没有了,那样的日子再也没有了。

于是还是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郑锐彬立刻停了下来,两唇分开时拉出一根暧昧的银丝。

“你还是不会用鼻子呼吸。”郑锐彬看着朱正廷,用陈述的口吻道。

朱正廷看着倒映在郑锐彬眼睛里的自己,像是个谎言被戳破的小孩。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间,朱正廷发现郑锐彬不知道什么时候勾住了自己的头。

不,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挡住了后脑勺——所以大概是在这个亲吻之前,害怕自己的脑袋撞上玻璃才这样做的。

他又错了。

朱正廷可以不可爱,可郑锐彬不会不温柔。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范丞丞的电话。

“喂,朱正廷你在哪儿呢?你说好不好笑,这帮人真以为我和黄明昊喝高了,居然说郑锐彬把你带走了。赶紧的,快说你在哪儿,我们去找你。”

朱正廷抓着手机,张了下嘴,没说出话来。

郑锐彬拿过手机,对着对面道:“是我,我把他带走了。”

最后,范丞丞好像是骂了一句什么,又好像没有,反正电话被挂掉了。

评论(18)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