罅隙

他不愿意让小王子看见自己哭泣。
他曾经是那么高傲的一朵花。

花样年华中,周慕云在吴哥窟的石壁上,对着洞口倾诉,然后一把泥土,封住了全部的秘密。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你越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反而记得越清楚。

那么那个彬呢,不经意间地点赞也好,看似巧合地拥抱也好,无时无刻地关注也好,是故事的开端吗?

“上帝四次三番再愚弄。”

他开始和他的弟弟们熟悉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到头来,竟然只剩下他了。那么多次的舞台,一次合作都没有。

中戏和上戏,两个副c位,一次次擦肩而过。或许他也失望过。

他和他还是有交集了,番外花絮中狮子座男孩的热情化作了羞涩,我想,比起那些明晃晃的大糖,还是慌乱的眼神,手足无措的模样更让我心动吧。

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他走向他,小心翼翼地搭上他的肩。

凌晨两点半,他没有和同伴一起走,而是放慢了脚步去等他,是恰到好处的距离。

隐忍,克制,暧昧,没被捅破的窗户纸。

无论想要忘记还是不想忘记,都在这个夜晚清晰起来。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带我走。”

彬廷之间的情愫一如王家卫的电影,那些画面,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住。

这份若即若离,隐忍克制的美感,唯彬廷独有。




评论(3)

热度(85)